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02999.com > 正文内容

1974年中苏爆发的间谍大战

发布日期:2021-09-26 04:43   来源:未知   阅读:
 

  历史斗转星移,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后,1974 年两国之间的“间谍大战”,常常成为双方交往时的笑谈——

  李洪枢,原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因为家庭成分被划为地主,于1967 年非法越境进入苏联。李洪枢逃到苏联后被克格勃网罗收买,后被多次派回中国搜集情报。在中国活动初期,李洪枢从未失手,因此深得克格勃指挥人员的信任。

  1972 年,李洪枢再次被派回中国东北收集情报,结果后来在大庆地区被中国边防人员抓获。经审问得知, 李洪枢随身携有“情报发射器”,可随时与苏联驻华使馆人员秘密联系。中方高层决定,布下天罗地网,借李洪枢抓捕潜伏中国的苏联间谍。

  李洪枢已经落网一事, 并 未 被 苏 联 情 报 机 构 察觉。李洪枢被押解至北京, 按照中国情报机构的安排, 与苏联使馆外交官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在比较偏僻的北京东郊西坝河接头。

  为了事后把抓捕苏联间谍一事公之于众,除了公安人员和民兵提前潜伏在西坝河大桥附近的荒野之外,中方还安排了多部电影摄像机进行实时拍摄。

  1974 年 1 月 15 日晚, 一辆牌照为“ 使 01-0044” 的白色伏尔加牌轿车匆匆驶出苏联驻华大使馆,辗转问北京的东北郊驶去。

  白色伏尔加终于在郊区一处较暗的地方停了下来。车停了 5 分钟之后,轿车后排两侧车门同时打开, 车上下来两个人,径直向着百米外的西坝河桥走去。这两人分别是苏联驻华使馆秘书谢苗诺夫和使馆武官处翻译科诺索夫。当这两人消失在西坝河桥下之后,那辆原本停着的伏尔加轿车,就载着苏联使馆另一名秘书马尔琴柯与其妻子, 以及谢苗诺夫的妻子,掉头向西北方向快速离去。车上 3 人以为此次与李洪枢的接头行动将万无一失。

  谢苗诺夫和科诺索夫藏在西坝河桥下的桥洞里。大约晚上9 时10 分,西坝河桥西面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他们在桥上徘徊片刻后,慢慢踱到了桥下。在和苏联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后,(李洪枢)便将自己戴着的口罩(藏有情报)摘下来,交给了谢苗诺夫,谢苗诺夫也将一个深色的旅行包交给了对方。就在双方情报交接快要完结时,西坝河桥四周忽然传出几声脆响,红色信号弹以及白色照明弹随之升起, 大批早就埋伏四周的中国警察和民兵冲了过来。正在进行情报交接的苏联驻华使馆的这两个人被当场擒获,中方叛逃人员李洪枢也“再次落网”。

  中国外交部随后紧急召见苏联驻华大使并向其宣布: 苏联数名外交官为不受欢迎的人,并立即将他们驱逐出中国(苏联使馆的那辆伏尔加轿车,在离开情报交接现场不久后,就被在远处埋伏已久的民兵和警察拦下, 车上人员被捕)。www.89822.com。两对苏联夫妇和一名武官处翻译就这样被中方以从事间谍行动的名义,遣返回苏联。据说,这件事情令当时的克格勃头目,后来成为苏共总书记的安德罗波夫非常恼火, 他认为这起事件让克格勃丢尽了脸。

  克格勃高层于是下令: 一定要抓一个中国外交官! 当时中国已获悉相关情报, 中国外交部急电通知中国驻苏大使馆,要求做好相关的应急准备,以防克格勃因急于报复而狗急跳墙,中国驻苏联使馆接到批示后,立即通知当时所有驻苏人员:近期所有人员一律不出门,全部放假休息在家。

  情急之下,克格勃特工几乎倾巢出动,在苏联全境内苦寻能把中国外交官以“间谍罪”逮捕的机会。经过海底捞针式的搜索,克格勃终于获悉:一名中国外交官正在回国探亲的途中。这名中国外交官名叫关恒广,坐火车已至西伯利亚。闻知此情,克格勃方面如获至宝,急派特工乘飞机追赶关恒广所坐的列车,准备逮捕他回去交差。

  关恒广是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任职期满,奉调回国的。他所乘坐的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第八次国际列车,于1月19日凌晨两点五十分(莫斯科时间)抵达伊尔库次克车站,当时车上旅客都在睡觉。苏联警官和身着白大褂的人登上列车,声称发现在前一站克拉斯诺雅尔斯克下车的一个苏联公民患黑天花传染病,要全体旅客下车接受“检疫”。

  中国列车长一再向苏方提出,旅客正在休息,外面天气太冷,如需检疫,请检疫人员登车检查。苏方均横加拒绝,硬要旅客下车。关恒广同志被从床上叫醒,和其他旅客一道下车接受检疫。但是,苏方检疫人员对与所谓“黑天花病患者”有过接触的第五号车厢的苏联旅客不检查,对其他旅客只稍加询问,马马虎虎地看一看,便即放过,唯独对住在七号车厢的关恒广却详细查问,故意说关“脸色不好,眼睛红肿,情况复杂”,强迫将关单独留在检疫站,要他和一些乔装成传染病嫌疑者坐在一起。这时,苏方预先布置好的一个自称华侨的女特务主动与关搭话,并企图塞给关一本画册,另一个打扮成护士的苏联妇女当即大叫一声:不许传递东西!话音未落,一名中尉警官率领一批特务冲了进来,中尉从女特务手中抢去了画册,其他人一拥而上,原来在室内坐着的所谓传染病嫌疑者也一齐动手,他们不顾关的抗议,将关架上停放在检疫站后门的警车,强行押到伊尔库次克市基洛夫区警察局。苏方在绑架了关恒广之后,立即宣布疫情报告不确,停止检查,马上开车.

  之后,中国政府为此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苏联外交部马上宣布:中方外交人员关恒广是不受苏方欢迎的人,将被限期离开莫斯科 。